氢气是一种自愈素

人们都会对“包治百病”这种概念非常抵触,但是多效性的药物和方法确实存在,不仅符合事实,也符合逻辑。事实上说,如阿司匹林、地塞米松、二甲双胍等这些药物的效应广泛性都是众所周知的,而且这些药物效应的特点也是对炎症和癌症预防治疗等方面表现比较突出。逻辑上说,不同类型的疾病可能存在共同的发病基础,例如氧化和炎症不仅是慢性病发生的根源,也是癌症产生的重要基础,如果对炎症和氧化损伤具有理想作用的药物和方法,应该能对多种慢性病和癌症预防产生理想的效果。

除了这些人们熟悉的广谱效应药物外,一些能提高身体自身抗病能力的药物和方法,也往往具有多效性。例如体育锻炼、营养和心理训练等手段,这些手段一般没有对某种具体疾病的针对性,但由于可以改善身体状况,提高身体抗病能力和愈合能力,往往能对多种疾病产生理想效果。我们一般都会把这种自身抗病能力称为免疫力,其实并不那么准确。免疫力往往相对比较窄,抗病能力的含义更广一些。

激发身体自身抗病能力的一大类方式属于低剂量兴奋效应(hormesis),这本来是一个毒理学概念,是指某些有毒的物质和因素,在足够小剂量时,不仅没有毒性,反而可以诱导身体产生抗毒性的作用。用以毒攻毒更能容易让人理解。使用亚中毒剂量的毒素或药物,启动身体抗毒能力。这种效应本身来自生物体自身,按照进化论的基本认识,生物系统都是能适应环境的优胜系统,有毒物质作用下一般能诱导生物体产生耐受毒素的能力。这种效应存在普遍性,生物体几乎对所有有害因素都能产生耐受,而且这种耐受存在交叉性,就是不同伤害能诱导类似的保护作用。例如我们最常用给登山运动的耐受低氧的方法,学术上研究比较多的低氧预适应方法,低温、高温、高氧、运动、有毒药物等都能作为诱导方法训练身体或组织细胞,实现耐受恶劣环境因素的能力。这一类方法一般都称为预适应方法。其效应也表现为多效性,因为这本质上也属于生物体自身抗病能力的一种,只不过是通过外来应激刺激进行训练实现的。

在研究自身抗病能力的这些研究中,人们逐渐发现某些分子和信号能代替这些外来有害刺激实现激活效应,例如许多活性氧、气体信号分子、细胞因子等中介因子,有一些中介因子甚至可以开发成药物来代替这些方法。比较有名的就是腺苷,就是一类能产生多种细胞保护效应的分子。著名的保健圣品虫草据说就是因为含有大量腺苷。二甲双胍和阿司匹林,也可能碰巧是影响到激活自身抗病能力的信号系统。

如果给类自身抗病能力的方法进行基本分类,我们可以分为自然训练法和模拟分子。体育锻炼、低氧、高低温等环境锻炼属于自然训练法,氢气、二甲双胍、腺苷等都属于模拟分子,这些都可统称为自身抵抗力疗法,或者自愈力疗法。而这些疗法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有效范围广,特异性比较差,其中安全性比较高的方法和物质适合作为日常健康工具。某些能激活身体抗病力或自愈力的药物和分子,我们不妨成为自愈素。

包治百病是神话,百病试氢在当下!

氢气就是一种安全性高,兼有直接抗病力和间接抗病力的神奇自愈素!

欢迎入群探讨氢气自愈素问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氢产品 » 氢气是一种自愈素
分享到: